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全本免费 > 快穿之今天不当炮灰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们一起学猫叫

快穿之今天不当炮灰: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们一起学猫叫

小说:快穿之今天不当炮灰作者:秋钧

    她扬眸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是为钱便可以屠戮生命的雇佣兵。

    顿了顿,她道我在地狱中,与你长久相伴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苏昴的货到达北掸邦,他将亲自送货至达邦,与名叫黄映淳的中间人一同前往交接货物。

    这里那些隐藏在h和缅甸深山老林里那些山寨小作坊出货一般有一套自己的程序,比如先是某处玉石矿产老板的私兵需要武器,放出消息,中间人联络商贩,买方亮资,卖方亮货,证明双方有钱有货后,地下钱庄做对押,货便从h出发,一路送到买家手上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当地的枪支弹药实际上都可以自行流转,根本用不上像苏昴这样进行跨洋贸易的军火商,奈何小作坊再怎么山寨总归造不出飞机,跨洋军火商也就在这时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早上七点不到,苏昴便与萧绥一行人坐上皮卡,带领装有直升机的两辆卡车,穿越在景栋和达邦之间的重重山脉之中,眼下已经行驶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山间路侧多有低矮的植物树丛,因天色尚早,还未见太阳,只有莹白的雾气氤氲缭绕,连带呼吸也因湿润的空气变得有些粘滞起来。

    中间人派来的向导是个来自云南的年轻人,刚二十出头,做一行不过才两三个月,对他们这一车全是亚裔面孔十分新奇,边开车还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坐在副驾驶的林海聊天,萧绥和苏昴并排坐于后座听着,一个默不作声地擦拭着手中枪械,另一个不知怎么从昨天回来就开始情绪低落,一直持续到早上,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,也不知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薄薄的日光已经开始洒落在渐渐逸散的薄雾上,窄窄的土路中间有零星头顶花篮的少女,慢悠悠地往前走,向导先是猛踩刹车,后又不耐地从窗口探出头,怒骂着缅语驱逐她们,她们的动作这才迅速了些,不过仍旧不紧不慢的。

    向导把头缩回来,猛地拍了一下喇叭,不耐烦地对身侧林海道咳!要我说,缅甸这里的人穷不是没有理由,与国人相比他们太懒了——基本上能过一天是一天,一天的工钱还要有大一半扔给泥塑的佛像,什么日子才能攒出个钱?

    林海私心上对他这种不绅士的行为非常不认同,只是敷衍地应上几声,不再和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苏昴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萧绥十分敏锐,下意识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我从不认为,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的困苦是因为他们的愚蠢懒惰造成的。

    微一停顿,苏昴又道他们自出生开始,已然没有教育,没有知识,没有选择。世人在嘲笑青蛙坐井观天的时候便应该想到,于那一只蛙来说,那一方天空已然是全部世界,谈何狭隘可笑?能一览众山小,只因脚下靑山万丈高,并非人有万丈高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可笑的便是这一处,爱世人如爱己者少之又少,真正水深火热,见山脚乌烟瘴气的人,根本没有决定的权力,决人生死者,赏绝顶风光,只会觉得山脚的人挡了风景又吵闹。毕竟自上而下望去,通往山顶的路何其多,他们穷尽一生也想不到,对于山脚下的人来说,路,只有眼前那一条。

    萧绥未曾想他能说出这样一番话,手中检查枪支的动作一顿,复又利落地将弹夹装入子弹匣中,漫不经心地接道况且从荆棘遍布野兽横行不说,还乌泱泱地挤了许多人,若想生存,根本没有资格去看顾颜面,只能扑入泥泞中厮杀。

    她指尖在保险栓来回摩挲,望向苏昴那你呢,你生于绝巅,于四方斡旋捭阖,难不成是想做那少之又少者,为世人谋万世福泽?

    苏昴扬眉你不信么?

    萧绥莞尔,淡淡道我信。

    苏昴眉眼往下一压,唇角剔出一道玩味又冷淡的弧度你真信?

    侵略性如此强烈的笑容在他脸上竟然十分优柔。

    萧绥没回答苏昴的问题,她现在的注意力在另一件让她觉得非常怪异的事情上——

    她骤然伸手,先挡住苏昴的下半张脸,果然,他的眉眼非常出色,俊目修眉神采飞扬,少年意气热烈地扑面而来,明澈干净到让人几乎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少年人还是成年人。

    她将手缓缓向上移动,遮住了苏昴的眉眼——

    下巴有些翘,又翘得恰到好处,鼻梁高挺,唇色丰润,因过于精细的唇部线条,挑唇而笑的样子甚至有几分邪气锋冷,眼下不笑了,唇角似下垂又似上扬,说不上是忧郁还是亲和。

    约莫是长了副西式的立体骨架,因而眼窝深邃鼻梁高挺,兼顾披了副细微处极尽柔和含蓄的东方皮相,初看俊秀,再看惊艳。

    萧绥忽然顿悟,这是一种非常日式的物哀气质,纯粹耀眼到极致,同时也无比脆弱易逝,如春日飘零的樱、夏夜星星点点的流萤、秋日晴空艳极一时的枫叶,再或者冬天触之即融的冰雪。

    她甚至想到《源氏物语》中十七岁的光源氏,头配红叶做舞,绚丽如彼,灿然如此,令人眩晕欲泣。

    美也可以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于是萧绥彻彻底底地明白了,站于绝顶者,能看到的也是脚下路罢了,谁又知道,自己站的是绝顶,还是诸峰之下的一个小山头呢?

    他亦是爬山人。

    苏昴握住她挡在自己眼前的手,挑眉看她怎么?

    再看到他的面孔,萧绥粲然一笑我觉得,我信不信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自己信不信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